渐冻人冯锦源的“游戏人生”:从翻译到开发游

  如今,他依靠全身唯一能够活动的两根手指,开始尝试视觉小说游戏的开发。写剧本,编代码,找制作团队设计人物、配乐,用了一年多时间,他的作品《幽铃兰》于今年6月底正式公开上线。

  这是冯锦源第一个游戏作品。过往人生的34年里,疾病带给他的不是绝望,相反给了他更多创作的动力。

  “只要身体状况允许,会在有限的生命里学习更多知识,尝试设计更多的游戏作品。”冯锦源说。而他的行动正在述说着一名“渐冻人”生命的一次又一次飞跃。

  早晨7点起床,晚上9点上床。相比两年前,他起得早了,睡得晚了,白天的工作时间增加了两个小时。

  两年前的7月,澎湃新闻())记者第一次走进他的生活,用视频和文字记录他32年来的生活境遇:1985年出生后,他腿脚无力,父母带他四处求医,却难以遏止病情发展。同时,7岁起他就在家庭教师的帮助下完成中小学课程,自学考取日语一级,靠一台电脑和一套语音输入软件,翻译了上百万字的日文书。

  如今的他,不知道生命哪天会突然停止,但如何赶在那一刻来临之前,做完自己想做的事,才是他每天思考最多的。

  每一天,冯锦源都在一张电脑桌前度过14小时,除了家里人外,电脑是他唯一与外界联系的纽带,通过QQ、微博等社交软件,他的朋友遍布全国,来自各行各业。

  最近两年多时间里,因行动不便,他几乎没有再下过楼去看外面的世界。但通过左手大拇指和食指,他始终在努力充实“渐冻”的人生。

  “做了近20年的翻译,渐渐感觉到疲倦,翻译对我来说不像往年那样有挑战性,与从无到有的创作相比,似乎少了一份自由。”他称,设计视觉小说游戏,能让游戏剧情跟随着自己的创作意愿,将是一件很快乐的事。

  他说,这种决心一方面源于国内外市场环境,游戏开发者的创作热情有增无减,受众也越来越广泛。

  另一方面,这也源于自己的兴趣爱好。“我从小对游戏就感兴趣,红白机(小霸王)等各式各样的游戏类型都接触过,平时玩日系游戏居多,特别是视觉小说类游戏,既有故事情节,又有视觉听觉、声光效果,让玩家很有代入感。”

  “以前,我翻译了不少日系小说,也一直在网上看一些视觉小说,其中有来自日本和中国的,也有来自美国、德国等国家的,这些都成为我创作的基础。”他说。

  冯锦源将游戏的故事背景,设定在一座偏僻的雪国驿站,主角原本只是收钱办事的佣兵保镖,却被逐渐卷入了因保护对象——贵族小姐克劳迪娅而起的爱恨情仇旋涡之中。

  剧本定下来了,如何以游戏的形式去呈现?冯锦源说,他起初是通过一个叫“轻文”的网站,尝试着学习编代码,“这是一个网络游戏动漫平台,自带一套游戏引擎,基本通过这个网页就可以解决编程的问题,其实,视觉小说游戏的代码并不复杂,主要是后期制作费了不少功夫。”

  他说,从2018年初开始,他便从微博、论坛等不同途径,去找人物形象设计、人物配音、游戏配乐等后期制作团队,“算下来一年多时间,总共超过10多个人,一起帮我完成了这个游戏的开发设计,不少人也成为了我的朋友。”

  他给自己的游戏作品取名为《幽灵兰》。“这是一款文字冒险GALGAME,游戏采用多线剧情,玩家通过游戏中的选项分支操作,不同的选择会导致不同的结局。”他说。

  游戏开发过程,一度遇到停滞。那是在2018年12月底,89岁的爷爷与癌斗争一年多后离世。爷爷对他来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
  “我从小就和爷爷一起生活,我们的心灵是相通的,我们经常坐在一起,我看电脑、他读报,我几乎不需要说一句话,爷爷就能知道我在想什么,我要干什么,或者我需要什么。”冯锦源说。

  为了爷爷,他曾于2017年底搬了一次家,把原来静安别墅的老房子出租了,搬到了三室两厅的高层住宅。“房子是姑妈帮忙找的,爷爷生病之后,家里因为多请了一位护工阿姨,需要更大的生活空间,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,我们搬家了。”

  也是因为爷爷生病了,冯锦源基本不再下楼,几乎没时间去看外面的世界。他至今仍在遗憾,在爷爷生命弥留之际,同样患绝症的他,没办法去照顾好爷爷的日常。

  “爷爷与病魔斗争的过程很艰难,他经历了住院,也做了放疗,一开始病情有些好转,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病情急转直下,吃了很多靶向药都没有用。”

  爷爷去世后的2019年春节,时光难熬,他几乎每次打开电脑或躺下休息时,脑海里都是爷爷和他生活的片段:每天给他买早点,每天为他榨汁,陪他聊天,推他出去逛书店,时不时要问他吃点什么……

  足足用了一个多月,他克服了这种伤痛,从思念中走了出来,再度投入到游戏设计中,去寻找生命的意义。

  如今,冯锦源与89岁的奶奶一起生活,偌大的三室两厅的房子,因爷爷的去世显得空空荡荡。

  冯锦源说,今年10月,他和奶奶又将面临一次搬家,“希望把房子面积换小一些,这样也能减轻一些经济压力。”

  他说,奶奶有多年的糖尿病史,还患有白内障,眼睛几乎已经失明了,也有些耳背,又在2017年经历了一次骨折,走路需要助步器,时不时还需要住院,接受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,身边必须有一位阿姨贴身照顾,而自己也需要阿姨照顾生活起居。

  这两年来,冯锦源的病情尽管没有恶化,但吞咽功能还是受到了影响。每顿饭,阿姨都需要将食材剪得粉碎,再煮上2-3个小时烂透,给他喂饭。每顿饭都要吃2小时左右,而米饭也越来越不好咀嚼吞咽,他时常让阿姨帮忙买一些馒头和面食,自己也从网上买了一些藕粉、芝麻糊等易消化的零食。

  贴心的冯锦源时常在网上给奶奶买零食,从麦当劳到一些饼干、面包等,只要他觉得适合奶奶吃的,都会买一些。

  在奶奶眼里,冯锦源从小就异常懂事,“家里亲戚都很喜欢他,他每天要坐很久,有时候坐的时间长了压疮了,屁股上的皮都破了,都从来不喊半点疼,能不麻烦我们就不麻烦。”

  而每次说起奶奶,冯锦源也总发出阵阵感慨:“奶奶身体也不好,我没能帮到她什么。”

  奶奶曾一度对冯锦源“转行”做游戏设计表示不解和担忧,毕竟翻译已经成为他多年来一份稳定的工作,但在互相沟通之后,奶奶表示非常支持,“这是他的理想,只要他开心就好。”

  这一天,亲友送来了蛋糕。而一直以来,他的妈妈也总是保持每周两趟的频率,过来帮他理发、修剪指甲等。

  冯锦源感激这份来自家人的爱与包容,也感恩妈妈的教育理念。“从我懂事开始,她就请家庭教师来家里辅导我功课,从基础的语数外,到古汉语,我学了很多。”

  现在,冯锦源仍然在不断学习。除游戏设计外,他每天会留出时间学习英语,看一些古代诗词,他的下一个游戏剧本目前已经在酝酿当中。

  “只有不断学习新的东西,才能让我变得充实,内心变得丰富。”他说,社会变化快,很多人迷失在飞快的生活节奏里,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来去认真学习,“如果给自己留一点空间,去细细读一些作品,学一些新的东西,汲取一些新的知识,肯定人生会有不一样的收获。”